金祥彩票

外在的辅助手段卸下责

生的。克雷默尔威胁地对她说,有些男人对女人很快就腻了。作为女人必须准备能经常变换花样。埃里卡已经比他先走了一步,已经得到这方面的信息。因此她硬要使他接受这封信。在信中她写了在特殊情况下如何延长这种关系。埃里卡说:是的,但是首先是信。克雷默尔只得先拿着信,但他想,怎么也得让信先掉到地上,以此来侮辱这女人。他狂热地在埃里卡身上到处吻,高兴她终于变得通情达理,有爱的行动了。为此她会得到说不出来的快乐,全来自克雷默尔。埃里卡命令他读信。克雷默尔不情愿地把埃里卡从自己已经张开的手臂中放开,猛力撕信皮。他吃惊地读那儿写的内容,把一些段落大声读出来。如果信中写的真是那样,那对他来说,结果不好,可他担保,对那个女人来说更坏。不管他怎么努力,作为男人,他不能再直接接触她,只是戴着手套摸。埃里卡取出一个旧鞋盒子,打开里面的存货。她动摇,犹豫不决,不知道他是否赞成,而她无论如何想要变得完全不能动弹。她希望借助外在的辅助手段卸下责任。她想让自己信任某人,但要按她的条件。她向他提出挑战。
  克雷默尔急忙抓住埃里卡,埃里卡正在打量他,想知道他是不是已经读过了信。您已经看了我的信吗?克雷默尔先生。我们之间还用写什么信吗?克雷默尔问可爱的女人。女人松了一口气,他还没看信。另一方面她怕克雷默尔不按信中要求的办。两个相爱的人在相互要求和相互得到的战斗开始之前就产生了误会。误会越来越深。他们的误会与要采取措施把多余的部分(克雷默尔)打发掉的母亲无关。作为她的全部财富,全部快乐的那部分(埃里卡),她将保存在身边。埃里卡一会儿朝左,一会儿朝右耸肩膀,她以此表示下不了决心。克雷默尔理解她,为自己也是为她下不了决心的原因而自豪。他现在要稍稍帮助她一下,让她能下决心。他小心地把他的猎获物的牧童帽从头上摘下来。他这对这顶帽子简直是以怨报德!它如同在杂沓混乱中浮现的一个友好的指路牌,如同三王朝圣根据《圣经·新约》记载,耶稣降生时,东方三智者追随伯利恒上空新升起的晨星来到此地,向“犹太人的王”宣誓效忠。后来也把三王当作旅游者的保护人。时的晨星,一顶从她身旁走过没人不会说出挖苦的赞语的帽子。他看见这顶帽子,很恼怒,尽管生气的原因不总是因为帽子。
  克雷默尔解释说,拒绝挑战常常需要勇气,需要规定准则。克雷默尔就是标准。克雷默尔读着信问自己,这个女人怎么想的。他猜,她是不是认真的。相反,对经常从事运动的克雷默尔来说,在常常落入危险和局势失控的山涧里学到的是极端的严肃认真。
  克雷默尔开玩笑解一条山涧的话,那就是他。而女教师只是一直留在昏暗的屋子里,身旁是年迈的母亲,再也干不了什么事,只是用一架望远镜朝远方眺望。半地下还是半地上,对于母亲来说已经没有什么区别。埃里卡·科胡特回忆起舒伯特的音乐符号,心情激动。她的血液沸腾。这些符号从叫喊到耳语,而不是从大声说到小声说。无政府状态不是您的强项,克雷默尔。因为水上运动员与规则联系太密切了。
  

金祥彩票

框:我不能违背我的意志行事。克

,装着痛苦的样子捶着大腿说,她竟然想给他下指示!虽然他应该立即服从。然后她说,行,请随时详细地描述你和我开始干的事。假如我不服从,那么请你大声威胁我说,不会有好果子吃。一切细节都必须描绘出来,连加强度也得一点一滴说清楚。然而,克雷默尔接着又嘲笑埃里卡说,谁会相信她是这样的呢。他的嘲笑中包含的没有说出来的内容是,她什么也不是或是没多大价值。他说出了一个只有他自己知道的扩大的界限,因为是他自己划定的框框:我不能违背我的意志行事。克雷默尔先生讥讽形势的严峻。他读信,只是为了寻开心。他大声读出来,更多的只是为了自己快活:没有人忍受得了她希望做的事,除非他早晚死去。痛苦的存货清单。就是说,我应该把你当作单纯的物体对待。在钢琴上只有在别人不会察觉时才能这样。克雷默尔问,她是不是疯了。如果她以为没人发现,那是估计错了,大错特错了。
  克雷默尔看到无法追求这个女人,但好久以来他就希望能进入她的身体和心里,无论如何得说点甜言蜜语。埃里卡爱年轻的男子,期待由此得到解救。埃里卡为了不处于输的位置,没有从自己这儿发出信号。埃里卡想表现软弱,但是这种软弱成了表明她才智低下的形式。她把一切都写下来。她希望形式上被男人吸空,直到她不存在。不可触摸性和激情的触摸必须隐藏在她的牧童帽底下。如果男人在这会儿把她吞下去,女人愿意把多年的顽石熔化!她找对人了。她愿完全熔化在这个男人身上,但他没有发觉。你没有发觉我们单独在这个世界上吗?她几乎无声地问男人。母亲已经在楼上等着了。她马上会把门打开。门还没打开,是因为母亲还没等到女儿。
  克雷默尔没有就此说多少话:也许让它听其自然吧。过了不一会儿,他说,假如他说,他根本不想这事,那他是非常认真的。埃里卡希望,他现在温柔热烈地吻她,而不是打她。她事先说,借助爱的动作,很多看来没有前途的事都会处理好的。对我说点情话,别理会那封信,她心里不出声地恳求。埃里卡希望,她的救星已经在这里,此外还希望保持沉默。埃里卡非常害怕挨打,因此她建议,我们还可以继续写信,这费不了我们邮资,她夸口说,那里边还可以比这封信写得更粗俗。过去做过的只是一个开始。可以再写一封信吗?也许这回会好一点。女人热烈地盼望他疯狂地吻她,而不是打她。只要他不使劲打的话,完全可以痛苦地吻。克雷默尔回答,没用。他说,谢谢,很愿意,请吧,请吧。他几乎没说出声来。
  克雷默尔取笑无辜受责打的不合理性。这个女人想仅仅由于自己的在场而被责打,理由不充分。埃里卡想到小时候百货商场里的滚动扶梯。克雷默尔俏皮地说,我可以打一记耳光,这一点我根本不想否认,但是什么事太过了,就不好了。如果是两人之间私下的事,就别忘乎所以。她在爱情上考验他,这连瞎子也能看得出来,只是一种测试,看在爱情上他会跟 她走多远。她试探他是否永远忠诚。在我们开始之前,她要得到保证。女人常常这样想。她似乎在测定,她可以在多大程度上相信他的忠诚,他对她的委身有多少回应。绝对如此:她的委身能力。一般来说,能力可以变成知识。
  克雷默尔热烈地吻着埃里卡递给他信的那只手。他说:谢谢,埃里卡。这个周末他已经打算完全献给这位女士了。女人吃了一惊。克雷默尔想要进入她最最神圣、完全封闭的周末,她拒绝了。她临时想出一个又一个借口,为什么这次?也许下一次、再下次都不行。我们可以随时通电话,女人大胆撒谎。她心中实际上有两种矛盾的想法。克雷默尔意味深长地把充满秘密的信揉得沙沙作响,透露出的意思是,埃里卡不会有恶意,好像没有深思熟虑就冒出这个念头。“不要让男子过久地等待”。戒律上这样说。
  克雷默尔认为,在这一阶段,必须答应这个女人的一切,而什么也别遵守。激情烧红的铁块很快会冷却,而锻造使的劲太小,要赶快用锤子使劲敲。男人解释对女人构造样式的有关样品兴趣消失的原因。过度劳作使男人虚弱乏力。完全单独完成的要求使他疲惫不堪。
  克雷默尔生气地咆哮起来,如果谁能一般地了

金祥彩票

谁要是仔细看一下,便能看个一清二楚。

水池中吐青痰便是证明。而这正是克雷默尔的爱情胎盘。他把水龙头拧得很紧。他是个弹钢琴的人,因此有着有力的关节和手指,除了他之外,后来用水龙头的人肯定拧不开它。因为再没有用水冲洗过水池,克雷默尔的咳出物和鼻涕的残留物还挂在排水口上,谁要是仔细看一下,便能看个一清二楚。
  她把自己的弦乐器、吹奏乐器和沉重的乐谱本紧紧贴着人们的前胸和后背。人们的肉体犹如橡胶缓冲器,把她的武器一一反弹回来。有时候视情绪不同,她一只手拿着乐器和曲谱,另一只手的拳头则阴险地伸进陌生人的大衣、披风和男粗呢短上衣里。她亵渎了奥地利的民族服装,那缀着用鹿角做成的纽扣的民族服装正讨好地冲着她笑呢。她按照日本神风队的攻击方式把自己作为一种武器。后来,她一会儿用小提琴,一会儿又用较重的中提琴的窄头指向前面人群,用它开路。如果车上人非常拥挤,那么在六点钟,在车摇摆时就会伤害许多人。没有回旋的余地。她是个规则中的例外,她对周围讨厌的规则记忆犹新。她母亲喜欢向她清清楚楚地解释,她是个例外,因为她是母亲唯一的孩子,她必须保证在行车道上行驶。她每天在有轨电车里都看得见,她绝不想成为像他们那样的人。她在由刚刚上车的人和正在准备下车的人组成的灰色波浪中涌动。他们有的人有车票,有的人没有车票;他们都来时空空,去时空空。他们穿着并不时髦。有些人还没有在电车里坐一下,就已经下车了。
  她的表弟为消遣来看望他们,他使屋子里充满了他的那种蓬勃生气。不仅于此,他还带来了一种陌生的生活,如同光引诱蹦跳的寄生虫一样,他带来了这种生活。表弟学习医学,他靠着活灵活现的吹牛本领和体育知识把乡村的年轻人吸引到自己身边。如果他情绪好的话,他会讲述医生的笑话,在讲过笑话之后,人们可以叫他小伙子布尔西布尔西与德语中年轻小伙(Bursche)的译音相近。,因为他是个懂得欢乐的年轻人。他像块岩石似的高高耸立在由那些愿意模仿他的一切的乡村青年汇成的翻涌的波涛之中。
  她的洁癖使自己非常敏感。肮脏的躯体像黏糊糊的树林围在她的四周。她不仅仅闻得到身体的污物,胳肢窝和怀里的不洁气味,老妇人身上的尿味,从老头身上毛孔里所散发出的尼古丁味,无数低劣食品的味和它们从胃里冒出的难闻的气味;她不仅仅闻得到脓疱疹味,头上焦痂的蜡味,在像发丝那样细小的缝里的指甲垢物的气味;而对她来讲,最糟糕的是这些气味混合在一起,直冲她的鼻子。有的人的气味盖过其他人的气味,有的人的气味甚至还挤占了别人的思绪,挤占了别人内心最深处的注意力。
  她的手指胡乱弹着键盘,双脚不知所措地刨动着,她一会儿摸摸自己的什么地方,一会儿又扯扯自己的什么地方,这个男人搅得她心烦意乱,抢走了作为她精神支柱的音乐。现在,母亲已经等在家里。她抬头望着厨房里的钟,这个无情的钟摆滴答滴答响着,女儿最早也得半个小时后才能回来。然而平素无需担心的母亲,现在宁愿提前等着。也许有一天,因为少来了个上课的学生,埃里卡会出人意料地早些回到家里,那时母亲就不必等待了。
  她懂得奏鸣曲和赋格曲的结构。她是这个专业领域的教师。然而,面对最终的服从她的手充满渴望地抽动。最后的雪丘,隆起的高地,荒漠的里程碑慢慢延伸到平原上,光滑平展地伸向远方,成了镜子般反光的冰面,没有一点痕迹。另外一些人成为滑雪的胜利者,男子顺坡滑行第一名,女子滑行第一名和各种综合项目的第一名!
  她愤怒地踩到一个男士的硬骨头上。有一天,她的一个女同学,脚上穿着一双跟特别高的高跟鞋,高跟红艳艳的,犹如喷射出来的火苗,她身上穿着一件有皮衬里的新式皮大衣,她友好地问道:你这里都提着些什么东西,都叫什么?我指的是这个箱子,不是你头上的东西。这是个名为中提琴的乐器,她客客气气地回答着。什么是中提琴呢?我还从来都没听说过这个奇怪的词,一张涂了口红的嘴开心地说着。这时,走过来一位散步的妇女,她身上背着的是什么东西?这东西叫中提琴,从外面看不出来里面是什么。因为这个中提琴占了很大位置,所以每个人都得给它让地方。她公开背着这东西在大街上行走,没有人去当场捉拿她。
  她经常分心听着外面自己表弟同姑娘们在一起所发出的喧闹声。她倾听着他如何胃口大 开吞食时间,如何用自己健康的牙齿来啃食时间。她自己意识到,时间每秒钟都变得更加痛苦,自己的手指如同钟表的机械一样,分秒不差地滴答滴答地敲打在键盘上。她练琴房间的窗户装有栅栏,栅栏将一个十字架的阴影投放在室内的地面上,它像个要吸血的僵尸一样,给外面多彩的活动蒙上了阴影。
  她聚集了所有的力气,绷紧了自己的双臂,然后迎着钢琴键盘突然向前扑去。她感到那键盘就像是飞机在坠落时所见的地面。她的每个音都不是她在最初开始练琴时所捕获到的。怀着这种对自己的那些从未受过音乐训练的听众的报复,随着所发出的各种音,她感受到一种微小兴奋的满足。外行听不出遗漏的音符,而错误地遗漏掉的音符却会将避暑的人从躺椅上掀起。那儿高处出了什么事?每年他们都为乡间的宁静向村妇交付许多钱,而现在却从山丘上传来喧嚣的钢琴演奏声。
  她决定:她将不让一丁点儿自我落到别人手中。她想保留一切,如果可能的话,也保留下额外得到的一些东西。人们有什么,就是什么。她给陡峭的山上培土,她的知识和能力构成了一座高峰,高峰上布满滑溜溜的冰雪。只有最勇敢的滑雪者才对付得了上山的路。那个年轻男士随时都会滑落到她的山坡上,跌落到冰缝中的无底深渊之中。她把自己精细打磨的开启自己珍贵心灵的冰柱圣灵的钥匙交给某人保存,这样她可以随时重新把钥匙从他那里取回来。
  她绝不会使自己陷入软弱无力处于劣势的状况

金祥彩票

气的黄色小窟窿里,一只盛满尿的小杯

气的黄色小窟窿里,一只盛满尿的小杯,还是温乎的,这泡尿,一会儿窟窿就冻住,成了雪堆上一个黄色管道,那是滑雪人、乘雪橇者和漫游者留下的痕迹。这说明,不久前有人在这儿走动,但是埃里卡继续朝前走去。
  她清楚地知道,出租车停在什么地方,因此排在队伍的最前边。从普拉特人民公园的宽敞草坪那里走过来,只是鞋上和两腿之间有点潮湿。一股有点酸的气味从裙子底下升起,出租车司机肯定闻不见,因为他的除臭剂把什么都盖住了。司机不指望乘客感受到他开车浑身汗臭的辛劳,而他肯定也感觉不到乘客的酸味。车厢里边暖和又十分干燥。暖气停了,那只是对付寒冷的夜晚的。窗外灯光闪过。第二区旧建筑物没完没了的深色积木型楼群没有灯光,像是迟钝地睡着了。车子驶过多瑙河上的桥。从冷漠、亏损的小客栈里边跃出来的醉鬼跳起来,打成一团。蒙着头巾的老妇人一天中最后一次牵着狗出来遛,盼着能不能碰到也牵着狗的寡居老头。车载着埃里卡飞快地从这一切景物旁驶过。一根绳子上拴着一只橡皮鼠,一只大猫扑过去玩。
  她生于乡间的一个家庭。他们孤零零地生活着,很少同别人来往。这样的家庭不多见。如同总是顽强、节俭地对待生活中的一切那样,他们也在顽强、节俭地繁衍、生息着。在父母婚后二十年时,埃里卡才来到这个世上。她的父亲怀疑这个世界的公道,为了不使他对这个世界构成危险,他被送进了一座疗养院。
  她随时都要高于其他人。在这段时间,她的母亲把她抬得比其他人都高。她让其他人远远地落在自己身后和在自己的下面。在这些年里,她的那些纯洁的愿望变成了一种破坏者的贪婪,变成了一种毁坏的意愿。其他人有的东西,她也一定要有。她无法占有的东西,她要把它毁掉。她开始偷东西。在上绘画课的艺术家工作室里,大批水彩颜料、铅笔、画笔、尺子不翼而飞。一副带变色玻璃镜片的时髦塑料太阳镜也不见了。她从来没有使用过这些顺手牵羊拿来的物品。由于害怕,她把这些物品立即顺手扔进大街上最先遇到的第一个垃圾桶里,决不让别人在自己的手上发现这些物品。母亲竭力寻找女儿悄悄购买的巧克力和用节省下的车费买的冰激凌,在这方面她有着丰富的经验。
  她踢一位老妇右脚脚后跟,她可以为每个乐句事先分派固定的地方。只有她独自一人可以把所听到的声音安放到它应在的位置。她蔑视这些哞哞叫的羔羊的无知,并以此来惩罚这些羔羊。她的身体是一只唯一供艺术保鲜的大冰箱。
  她像埃及的一尊木乃伊一样,每天都被义务的绳索紧紧捆着,但是没人急着去参观。她坚持不懈,希望三年能有自己的第一双高跟鞋。她从未忘记和放弃自己的愿望。为了实现自己的愿望,她需要毅力。在她获得高跟鞋之前,她会有毅力的。同时,为了巴赫的独奏奏鸣曲,也需要毅力。为了掌握这首独奏曲,狡猾的母亲许诺给孩子买双这样的鞋。她将永远得不到这双高跟鞋。如果她挣到自己的钱,就可以给自己买一双这样的鞋。高跟鞋将永远是摆在她面前的诱惑。母亲用这种方式一步步地诱使她前进,母亲宁愿孩子永远得不到这鞋子。
  她像一头疲惫的海豚,无精打采地准备表演最后一个节目。筋疲力尽地注视着这个可笑的彩球,被例行公事地抛到动物的鼻子上。它深吸一口气,托着这东西做圆周运动。在布努埃尔的影片《安达卢西亚的狗》中布努埃尔(1900—1983),西班牙电影制片人。1928年导演第一部电影《安达卢西亚的狗》,这是一部超现实主义的先驱电影,公映后立即引起轰动。, 有两架三角钢琴。这两头蠢驴,半腐烂的、血淋淋的大脑袋,挂在琴键上。死亡。腐烂。脱离一切之外。在一个彻底抽去空气的房间里。
  她正好在这位夫人刚刚打听的小街下了车,幸灾乐祸地打量着问话人。
  她只知道,在另一端有一个发光的圆形场地,那儿有更多的驯兽考试和成绩的证明在等着她。一排排围成圆形的石凳渐渐升高,榛子壳、爆米花口袋、带折弯的吸管的小矿泉水瓶、卫生纸卷,像雨点似的向她撒来。这也许就是她的真正观众。从训练大厅传来尼梅特先生含糊不清的喊声,奏响点,强,再响点!
  她终于到达了目的地。在埃里卡·科胡特面前,从谷底草地里冒出一对做爱的人的叫声,像一堆大篝火。终于找到地方了。已经很近了,望远镜也不需要了。专门的夜间望远镜。从最美丽的谷底草地冒出来的一对人,他们像在家里交欢一样的情景落入埃里卡的眼中。男子嘴里叫着外国字眼,往一个女人身上顶。女人没有大声叫,而是发出闷闷不乐、声音不高的指示和命令,男人可能没听懂,因为他继续用土耳其话或另外一种少见的语言快活地大叫,不按女人的话做。女人像一只做好跳跃准备的狗在嗓子深处咕哝着,叫那家伙闭嘴。土耳其人则像飒飒作响的春风一样只是更起劲地弹竖琴。他发出一声长长的叫喊,这给埃里卡指示了方向和落点,使她可以悄悄地靠得更近,虽然她已经很接近了。这一堆草草当作下榻之处的灌木丛也把埃里卡完全遮住。土耳其人或像是土耳其人的外国人看来为自己干的事很高兴。听起来女人也很高兴,但是她似乎还刹着点车。女人指示男子应该在什么地方。不能确定他是否听从,他想遵循他自己内心的命令,有时和他的女伴的愿望发生冲突是免不了的。埃里卡是发

金祥彩票

打她,因为她高声请求道,留在我这儿

打她,因为她高声请求道,留在我这儿,或者是一些埃里卡不理解的类似的话。她的注意力被引开了,因为这时她离开了十米远,这时土耳其人抽搐、抖动着完全听任女人摆布。幸好女人没发现这一点,现在土耳其人又恢复了体力。他是一个完全的男人。女人破口大骂,要钱或者要爱。女人的嘴里发出刺耳的哭闹声。金牛角的居民对她怒吼,从她那儿拔出与她联系的无线电插头。埃里卡仓皇撤退时弄出了很大的声音,仿佛一群笨水牛看到狮子靠近一样。也许她是有意这么做,也许是无心,后果都一样。
  土耳其人冲到草地后还一直像个雕像似的站在那儿。他的女伴在刺耳的尖叫声中蹦跳着越过大片草地要离开。她克服了语言障碍,还不时转身,做出国际通行的粗俗下流姿势。
  土耳其人腾的一下跳起来,开始冲刺,但马上又倒下去。他的短裤、白色的内裤耷拉在膝盖处,在昏暗中闪着白光。他骂骂咧咧、无拘无束地把衣服拉上来,同时用手做了一个严厉的威胁手势,左边一次,右边一次,对着不远处的灌木丛。埃里卡·科胡特小姐正在那里屏住呼吸,把一切看在眼里,并且咬着她那十个弹钢琴的小手指中的一个。
  土耳其人现在在衣物之间磕磕绊绊,一会儿落了这边,一会儿又忽略了另一边。他没有时间拿上所有最必要的东西。有的人不是事先想好,而是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做。当女旁观者必须观察时,她脑子里冒出这个想法。土耳其人属于这种人。做爱的那一对中失望地躺在地下的那个开始尖叫,肯定只是一条狗或一只老鼠想在这儿靠避孕套吃饱。这里有许多可吃的垃圾。他应该再转回来,她的宝贝。他不该让她一个人留下。长着漂亮的鬈发的外国人没听见,而是脑袋越抬越高——看来这是个个子相当高的土耳其人。他终于把裤子提上来了,蹿入灌木丛中。幸好他走的是完全错误的方向,也许是故意的,他进入越来越密的灌木丛中。埃里卡没多想就选了一处比较稀疏的地方,他可能不会猜到她在那里。女人从远处乞求地轻声哼唱。她现在也重新站起身来。她往两腿之间塞了什么东西,又使劲擦掉。她把几团揉皱了的纸巾扔掉。她用一种刚刚新发现、令人吃惊的语调咒骂,那语调好像她天生的声音一样。她喊啊,喊啊。埃里卡在发抖。男子发出短促的吁吁叫声回答,同时找啊,找啊。他一再从一个地方朝下一个地方摸索,但一再是同一个地点,然后他又固定不变地回到原来的地方。他可能害怕,不希望真的发现窥视者。因为他仍然只是从一棵梨树摸到灌木丛,又从灌木丛摸到同一棵梨树那里。他从来不朝也长在那里的其他灌木丛走去。女人在间歇中告诉性伙伴,喂,没人在那儿。她要求他回来。男人不愿意,他用德语要求她闭嘴。女人现在又把第二沓纸巾放到两腿中间,以防里边还留下什么,然后把内裤提上,接着她把裙子抚平。她注意到衬衫还敞开着,又把搁在身子底下的大衣拉出来。她像女人们一般做的那样,为自己造了一个小巢。她不想把裙子弄脏,结果把大衣弄脏了也压皱了。土耳其人重新又喊着什么话,过来!土耳其人的女伴违抗他的话,而且逼着自己迅速离开。现在埃里卡看见了女人的全身。女人已经相当老了,但是对一个土耳其人来说总还是年轻娃娃。以防万一他不露面,她需要跑走的余地,如果必要的话,带着裤子里的所有纸巾。人们多容易把它丢了啊!在做爱时女人已经不是完全得到满足,现在她也不想遭受谋杀。下一次她将特别注意,爱要在安静的环境中才能享受到最后。显而易见,女人是个奥地利人,土耳其人总是来自土耳其的。女人将受到尊敬,土耳其人自然地尊重敌人和对手。
  土耳其人犹豫不决,不知往哪儿走。如果这个女人一旦离他而去,他可能几个星期找不到代替她的人。女人喊,像他这样的她已经早就发现了一个。土耳其人站在那儿,把头一会儿转向女人,一会儿转向看不见的丛林中的人。土耳其人拿不定主意,他在一种直觉和另一种直觉间动摇,两种直觉都已经给他带来了不幸。他像一只不知道该追踪什么猎物的狗似的狂吠。
  瓦尔特·克雷默尔把埃里卡从厕所的小屋里拉出来。他拽着她,用一个长吻,打开她的嘴。这是早该做的。他紧贴着她的唇,把舌头往她咽喉里伸,在她的嘴里搅动,一会儿又退出来,口中一再叫着埃里卡的名字。他使劲往埃里卡的身上顶,往她的裙子底下掏,他知道,这样他终于前进了一大步。他还敢再往下走。因为他感到,激情允许他这样做。埃里卡允许他做一切事。他在埃里卡的体内到处乱拱,仿佛要把她挖出来,用一种新的方法享用。他碰到一个极限,发觉用手不能再往前进了。于是他气喘吁吁,好像为了达到这个目的,跑了很远似的。他不得不对这个女人使出全力。整只手进去是不可能了,但也许可以至少用一个或几个手指干,说干就干。他把食指越来越深地往里钻,情不自禁地发出欢呼声,同时没头没脑地在埃里卡身上到处咬。他的唾沫沾了她一身。他用一只手紧紧抓住她,其实根本用不着,因为女人本来就站在那里没动。他想了一会儿,又用第二只手在她的套头衫里到处摸,但是V字领开得不够深,里边还有该死的白衬衫。于是他在愤怒中加倍用力压挤埃里卡的下体。他惩罚她,因为她让他饥渴了这么久,直到他几乎想放弃了,这也是她自己吃亏。他听见埃里卡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他立即放开一点,他最终不想在她真正投入之前伤害她。克雷默尔产生了一个明确的念头:他必须先把套头衫和衬衣从裙子上扯下来。他更使劲地啐了口唾沫,因为他已经没劲了。他口中一再叫着埃